在线客服
主页 > 文化娱乐票  > 戏剧曲艺  >

【上海】优异传统京剧《白蛇传》选场 (游湖、断桥、祭塔)

【上海】优异传统京剧《白蛇传》选场 (游湖、断桥、祭塔)
共享到:

【上海】优异传统京剧《白蛇传》选场 (游湖、断桥、祭塔)

2019年07月06日

场次:

价格:

数量:

1

挑选:

请挑选价格
公司付出宝账户
付出宝账户
表演介绍
优异传统京剧《白蛇传》选场
(游湖、断桥、祭塔)
艺人阵容
领 衔 演 出
刘 亚 新

(北京雅罡艺术院、副教授、国家一级艺人、梅派青衣)
女,1969年出生于河北省蠡县一个梨园世家。北京市戏剧艺术职业学院副教授,主教梅派青衣。先后结业于北京市戏剧艺术职业学院、我国戏剧学院。现就读我国戏剧学院艺术硕士研究生。
先后师从闻名京剧表演艺术家罗蕙兰、李玉芙、姜凤山、刘秀荣、阎桂祥、马小曼、王志怡、李炳淑;昆曲名家沈世华、张毓文;刘玉玲等教师。学习了《贵妃醉酒》、《白蛇传》、《红鬃烈马》、《四郎探母》、《打神告庙》、《凤还巢》、《玉堂春》、《霸王别姬》、《存亡恨》、《西施》;现代京剧《杜鹃山》、《沙家浜》;昆曲《思凡》、《游园惊梦》等剧目。2005年以“京、昆、梆”三下锅的方法举办了个人专场表演,得到了专家和观众的好评。

白素贞---刘亚新扮演
许仙-----李 春扮演(特 邀:上海京剧院)
小青-----刘 韩 希烨(特 邀:上海京剧院)
渔翁-----虞 伟 扮演(特邀:上海京剧院国家一级艺人)
法海 ----齐宝玉扮演(特邀:上海京剧院国家一级艺人)

主创团队
主 办: 上海徐汇燕萍京剧团、上海亚华湖剧院运营开展股份有限公司 、上海古凡交响乐团
策 划: 周燕萍 阮 豪、钱 立
艺术参谋:周铁林、叶金嫒、张达发 、蔡正鹤
艺术辅导:齐宝玉、 舞美总监:徐 鸣
表演单位:上海徐汇燕萍京剧团 乐 队: 本团乐队
舞台监督: 戴卫强
监 制: 陈惠福

剧 情 简 介
在峨眉山修炼了千年的白蛇、青蛇化作白素贞和小青来到西湖,偶遇许仙上坟归来。邂逅相遇,白素贞与许仙结成良伴。法海和尚从中损坏,许仙相信了他的离间,于端阳节用雄黄酒灌醉白素贞现出蛇形,吓坏了许仙。白素贞醒来,去仙山盗来灵芝,将许仙救活。许仙康复,又被法海诱上金山,白素贞偕小青到金山索夫,法海不放。白素贞被逼抵挡,大战金山寺。许仙逃离金山寺,与白素贞于西湖断桥边相见,白素贞不计旧怨,一同到许仙姐姐家中,重整家乡。法海又来损坏,小青败走,白素贞被压于雷峰塔下。若干年后,小青搬来众仙,打败塔神,推倒雷峰塔,为白素贞报仇雪耻
第一场:游湖
白素贞  (内南梆子导板)离却了峨嵋到江南,
(白素贞、小青同上。)
白素贞  (南梆子原板) 人世间竟有这美丽的湖山!
             这一旁保俶塔倒映在波光里边,
             那一边好楼台紧傍着三潭;
             苏堤上杨柳丝把船儿轻挽,
             微风中门生花似怯春寒。
小青   (白)     姐姐,咱们可来着了!这儿真有意思。瞧,游湖的男男女女都一对儿、一对儿的。
白素贞  (白)     是啊。你我姐妹在峨嵋修炼之时,洞府高寒,每日白云深锁,闲游冷杉径,闷对桫椤花;于今来到江南,领会这山温水软,叫人好生欢欣。青妹,你来看,那前面便是有名的断桥了。
小青   (白)     姐姐,既叫“断桥”,怎样桥又没有断呢?
白素贞  (白)     青妹呀!
     (西皮垛板)  尽管是叫断桥桥何尝断,
             桥亭上过游人两两三三。
             似这等好湖山愁眉尽展,
             也不枉下峨嵋走这一番。
     (白)     呀!
     (西皮散板)  一霎时天色变风狂云暗,
小青   (白)     姐姐,你看,那旁有一少年男人挟着雨伞走来了,好俊美的人品哪!
白素贞  (白)     在哪里?呀!
     (西皮散板)  好一似洛阳道偶遇潘安。
小青   (白)     下雨了,走吧,姐姐。
白素贞  (白)     走哇!
     (西皮散板)  这颗心千百载微漪不泛,
             却为何今天里陡起狂澜?
(许仙风雨中撑伞上。)
许仙   (西皮散板)  适才上坟灵隐去,
             归来风雨忽迷离。
             百忙中哪有闲心意!
小青   (白)     姐姐,雨下大了,就在柳下逃避片时吧。
白素贞  (白)     也好。
许仙   (白)     呀!
     (西皮散板)  柳下避雨怎相宜?
     (白)     啊!二位娘子何往?
小青   (白)     咱们主婢二人在湖中游逛,不想中途遇此大雨。咱们要回钱塘门去,请问正人您上哪儿呢?
许仙   (白)     我到清波门去。这样大雨,柳下焉能避得?就用我这把雨伞吧。
白素贞  (白)     仅仅正人你呢?
许仙   (白)     我么……没关系的。
白素贞  (白)     这怎样使得?
船夫   (内唱)    浆儿划破白萍堆,
             送客孤山看落梅。
许仙   (白)     雨越下越大,两位娘子不要推托,我去叫船。
白素贞  (白)     如此,多谢正人!
许仙   (白)     好说。
(船夫划船上。)
船夫   (唱)     湖边买得一壶酒,
             风雨湖心醉一回。
许仙   (白)     喂,船家!
船夫   (白)     客人要船吗?
许仙   (白)     正是。
船夫   (白)     你们上哪儿啊?
许仙   (白)     先送二位娘子到钱塘门,再送我到清波门,多给你船钱便是。
船夫   (白)     好好,你们上船吧。
许仙   (白)     搭了扶手。
船夫   (白)     船板忒滑,二位娘子需要当心。
白素贞  (白)     青儿搀扶了。
(小青扶白素贞同上船,许仙上船。)
许仙   (白)     开船!
船夫   (白)     今天湖里风大,客人挨近点儿吧。
小青   (白)     是啊,雨下大了,咱们共用一把伞吧。
许仙   (白)     没关系的。
白素贞  (白)     这怎样使得?
船夫   (唱)     独爱西湖二月天,
             斜风细雨送游船。
             十世修来同船渡,
             百世修来共枕眠。
许仙   (白)     好了,雨已止了!
     (西皮摇板)  一霎时湖上天清云淡,
             柳叶飞珠上布衫。
小青   (白)     小姐,您看雨后初霁,西湖又是一番景色啊!
白素贞  (白)     是啊!
     (西皮垛板)  雨后初霁湖山如洗,
             春风习习透裳衣。
许仙   (西皮垛板)  真乃是西湖比西子,
             淡妆浓抹总相宜。
白素贞  (白)     青儿!
     (西皮垛板)  问郎君家在何方住?
             改日登门叩谢伊。
小青   (白)     是。
             我说正人,您住哪儿?咱们小姐要给您道谢哩!
许仙   (白)     哎呀!不敢当啊!
     (西皮垛板)  舍间住在清波门外,
             钱王祠畔小桥西。
             些小之事何足介意,
             怎敢劳玉趾访寒微?
白素贞  (白)     好说了!
     (西皮垛板)  这正人老成令人喜,
             有答无问把头低。
             青儿再去说细心,
             请正人有暇访曹祠。
小青   (白)     是啦。正人,咱们住在钱塘门外曹家祠堂邻近,有红楼一角,便是咱们小姐的妆阁。您有时刻必定请来坐坐啊。

许仙   (白)     哦,本来小娘子住在曹祠邻近。小生改日定当登府拜候。
船夫   (白)     客人,钱塘门到了。
小青   (白)     哎呀!怎样又下雨了!
白素贞  (白)     是啊,又下雨了,怎样是好?
小青   (白)     真是的,这伞……
许仙   (白)     没关系,雨伞小姐拿去,我改日来取便是。
白素贞  (白)     多谢正人!
     (西皮垛板)  谢正人,恩义广,
             周到送我到钱塘。
     (白)     正人请看!
     (西皮垛板)  我家住在红楼上,
             还望正人早降光。
             青儿扶我把湖岸上,
     (白)     正人,明日必定要来的呀。
许仙   (白)     明日必定奉访。小姐慢走。
白素贞  (白)     少陪了,正人!
     (西皮摇板)  莫教我望眼欲穿想断柔肠。
(白素贞盈盈一礼,偕小青同下。)
许仙   (白)     好一位娘子!
     (西皮摇板)  一见神仙归天上,
     (白)     哦!
     (西皮摇板)  不问名字忒荒诞!
     (白)     小娘子转来!
(小青上。)
小青   (白)     什么事啊?莫非要伞?
许仙   (白)     不是,不是。请问你家小姐她姓什么呀?
小青   (白)     我家小姐她姓白。
许仙   (白)     本来是白小姐。你们可知道我姓什么?
小青   (白)     正人你么?你姓许,对不对?
许仙   (白)     我正是姓许,你是怎样知道的?
(小青浅笑。)
小青   (白)     你那把雨伞上不是有大大的一个“许”字儿吗?正人,明儿个请早点儿来,避免咱们小姐久候啊!
许仙   (白)     那是天然。小娘子慢走!
小青   (白)     少陪了!
(小青下。)
许仙   (笑)     哈哈哈……
     (西皮摇板)  好一个小娘子机灵无双,
             莺莺端合有红娘。
     (白)     哦呀!那位小娘子她姓什么呀?她姓……
船夫   (白)     她姓白。
许仙   (白)     是啊,她姓白。
船夫   (白)     怎样闹了半响,敢情你不认识她?我还当你们是一家人哩!
许仙   (白)     咳!这就叫:
     (念)     相逢何必曾相识,
船夫   (念)     同舟共济便一家。
(船夫撑船,许仙一惊。)
船夫   (白)     客人坐好了!
(许仙瞭望岸上,不由向往。同下。)
第十四场:断桥
白素贞  (内西皮导板) 杀出了金山寺怒如烈火!
(白素贞上。)
白素贞  (白)     啊!决然的官人哪!
(小青追上。白素贞、小青相抱而哭。)
白素贞  (西皮散板)  法海贼无故起风云。
             官人不应孤负我,
             害得素贞受折磨。
(白素贞跌倒。)
小青   (白)     姐姐怎样样了?
白素贞  (白)     腹中痛苦,步履维艰,怎样是好?
小青   (白)     想是就要临产了,且到前面桥边,少坐片时,再想良策吧。
白素贞  (白)     事到现在,只好如此。
(小青扶白素贞瞭望湖上。)
白素贞  (白)     青妹,这不是断桥么?
小青   (白)     正是。
白素贞  (白)     哎呀!断桥哇!想当日与许郎雨中相见,也曾路过此桥,于今桥未曾断,素贞我,却已柔肠寸断了哇!
     (西皮散板)  西子湖依旧是其时相同,
             看断桥,桥未断,却寸断了柔肠。
             鱼水情,山海誓,他全然不想,
             不由人咬银牙抱怨许郎。
小青   (白)     这样负心之人,小青早就劝姐姐放弃了他,姐姐不听。于今害得姐姐有孕之身,这样流离失所,有家难奔,有国难投,俺小青若再会许仙之面,定饶不了他!
白素贞  (白)     为姐也深恨许郎薄情无义,仅仅细想起,此事也只怪那法海从中离间,致使如此。
小青   (白)     尽管法海欠好,也是许仙不应忘了前情,相信他的离间。
白素贞  (白)     许郎疑惧于我也时常情,仍是那法海欠好。
小青   (白)     咳,到了今天你还这样向着他,你的苦还没受够么,姐姐?
白素贞  (白)     青妹啊!
     (西皮散板)  我与他对双星发下誓愿。
             夫妻们相信任各不猜嫌。
小青   (西皮散板)  贤姐姐尽管是诚心不变,
             那许仙已不是其时的许仙。
             叫全国负心人吃我一剑!
许仙   (内白)    走啊!
(许仙急上。)
许仙   (西皮散板)  神风一阵到家乡。
             一路只把贤妻念。
(许仙急瞥见白素贞、小青,惊喜。)
许仙   (白)     呀!
     (西皮散板)  却见她花憔柳悴断桥边!
             小青儿腰悬三尺剑,
             圆睁杏眼怒冲天。
             怪不得她把许仙怨,
             我害得她姐妹不周全。
             不管存亡把贤妻见,
     (白)     娘子!
白素贞  (白)     官人!
小青   (白)     许仙!你来得好!
(小青打许仙,拔剑,许仙逃躲。)
白素贞  (白)     青儿!青儿!
许仙   (西皮散板)  吓坏钱塘小许仙。
小青   (白)     哪里走!
白素贞  (白)     青儿不行!青儿不行!
许仙   (白)     娘子救命,娘子救命哪!
白素贞  (白)     怎样你、你、你、你今天也要为妻救命么?你、你、你——
     (西皮快板)  你决然将我伤,
             端阳佳节劝雄黄。
             你决然将我诳,
             才对双星盟誓愿,你又随法海入禅堂。
             你决然叫我断肠,
             素日恩惠且不讲,不念我腹中还有小儿郎?
             你决然见我败亡,
             不幸我与神将刀对枪,只杀得云愁雾惨、波翻浪滚、战鼓连天响,你冷眼旁观在山岗。
             手摸胸膛你想一想,
             你有何面目来见妻房?
许仙   (白)     娘子!
     (西皮快板)  耳听战鼓咚咚响,
             怀念贤妻泪千行。
             几非必须闯文殊院,
             法海不许我见妻房。
小青   (白)     许仙,已然法海不许你下山来见小姐,从镇江到此,千里迢迢,你今天是怎样来的?
许仙   (白)     只因……
小青   (白)     是不是法海派你来追逐咱们姐妹来了?这样负心之人,待我杀了他!
许仙   (白)     哪有此事!
             娘子听我说!娘子听我说!
白素贞  (白)     且听他说些什么。
小青   (白)     讲!
许仙   (白)     娘子,青姐,娘子啊!
     (西皮摇板)  到金山留住文殊院,
             法海不许见婵娟。
             听鱼磬只把贤妻念,
     (白)     贤妻呀!
     (西皮快板)  那几夜何尝得安息?
             贤妻金山将我探,
             咫尺天边见无缘。
             法海与你来交兵,
             卑人心中似箭穿。
             小沙弥行方便,
             他放我下山访婵娟。
             得与贤妻见一面,
             纵死鬼域我的心也甜。
小青   (白)     呸!
     (西皮快板)  既是常把小姐念,
             为何决然去参禅?
             小姐与法海来交兵,
             为何站在秃驴一边?
             甜言甘言将谁骗,
             无义的人儿吃我龙泉!
白素贞  (白)     青妹!
     (南梆子导板) 小青妹你且慢举龙泉宝剑!
     (白)     冤家啊!
     (南梆子原板) 叫官人莫要怕细听我言:
             素贞我本不是世间女,
             妻原是峨嵋山一蛇仙。
             都只为思凡把山下,
             与青儿来到西湖边。
             风雨途中识郎面,
             我喜欢你神态惓惓,风姿潇洒。
             我喜欢你常把娘亲念,
             我喜欢你自力更生不受人怜。
             红楼交颈春无限,
             怎知道良缘是孽缘。
             端阳酒后你命悬一线,
             我为你仙山盗草受尽了颠连。
             纵然是异类我待你的恩惠非浅,
             腹内还有你许门的儿男。
             你不应病好把良知变,
             上了法海无底船。
     (西皮二六板) 妻盼你回家你不转,
             哪一夜不等你到五更天。
             不幸我枕上泪珠都湿遍,
             不幸我鸳鸯梦醒只把愁添。
     (西皮快板)  寻你来到金山寺院,
             只为夫妻再团圆。
             若非青儿她拼死战,
             我腹内的姣儿也命难全。
             莫怪青儿她变了脸,
     (白)     冤家!
     (西皮散板)  谁的是谁的非你问问心间!
小青   (白)     好,许仙,我小姐已然把真情真话都对你说了。你快去找你那法海师父去吧。
             姐姐,咱们走!
许仙   (白)     娘子,青姐,娘子啊!
白素贞  (白)     青妹听他说。
许仙   (西皮摇板)  端阳那日我吓破胆,
             轻信法海去逃禅。
             才知娘子心良善,
             含辛茹苦为许仙,
             你纵是蛇仙我心不变,
(小青捉住许仙。)
小青   (西皮摇板)  许官人你又来甘言甜言!
     (白)     许仙,你这负心之人,只管你一人安闲,哪里知道小姐的痛苦!
白素贞  (白)     青儿,官人现在他知道了。
小青   (白)     怎见得他知道了?
(小青甩开许仙。)
小青   (白)     姐姐啊!
     (西皮摇板)  贤姐姐你为人心肠忒软,
             怎知道男儿汉改变万千。
许仙   (白)     娘子,青儿!
     (西皮摇板)  许仙再把心肠变,
             三尺青锋尸不全。
白素贞  (白)     喂呀!
(白素贞、许仙相抱哭。)
白素贞  (西皮摇板)  听一言来心意转,
             许郎果不负婵娟。
             扶起冤家重相见,
             从往后不要变心田。
小青   (白)     呀!
     (西皮摇板)  他夫妻依旧是多情眷,
             反显得小青心意偏。
             倒不如辞姐姐天边走远,
     (白)     姐姐,多多保重,小青拜别了!
白素贞  (白)     青妹!
     (西皮快板)  我与你祸患交何出此言!
             不念我怀胎儿就要临产,
             不念我流离在道路旁边。
             你决然叫为姐单丝不线,
     (白)     青妹!
     (白)     想此事都是那法海欠好!
许仙   (白)     是啊,都是那法海欠好!
白素贞  (白)     官人现在他理解了。
许仙   (白)     现在我理解了哇!
白素贞  (白)     你就饶了他吧!
许仙   (白)     饶了我吧!
白素贞  (白)     青妹,青妹!
小青   (白)     姐姐!
     (西皮快板)  小青我与姐姐血肉相连!
             下山时姐妹们发下誓愿,
             同存亡共祸患不相弃捐。
             希望得产麟儿母子健康,
             希望得那许……
白素贞  (哭)     喂呀!
小青   (西皮散板)  希望得我姑爷爱定情坚,
             倘若是贤姐姐再受诈骗,
             这三尺无情剑定报仇冤!
许仙   (白)     青姐!
     (西皮散板)  千熬百炼真金显,
             娘子厚意动地天。
             青姐但把心头展,
             许仙永不负婵娟。
白素贞  (白)     喔哟……
许仙   (白)     啊,娘子,想是要临产了吧?
白素贞  (白)     咱们哪里安身?
许仙   (白)     且到我姐丈家中再作道理。
白素贞  (白)     也好,此去不行提起金山之事。
许仙   (白)     那是天然。
白素贞  (白)     青妹、官人来呀!
     (西皮散板)  好可贵祸患中一家重见,
             学燕儿衔春泥重整家乡。
             小青妹搀扶我清波门转,
             猛回头避雨处景色仍然。
(白素贞、许仙、小青同下。)
祭塔
第一场
(四青袍同上,许仕林上。)
许仕林  (引子)    一色杏花红十里,状元归去马如飞。
(许仕林坐。)
许仕林  (念)     中状元名扬全国,琼林宴帽插宫花。喜则喜三宫摘宴,稳坐在三元上下。
     (白)     下官许仕林,蒙圣恩得中头名状矣。想我母亲雷峰塔遭受痛苦,是我上殿启奏一本,今天奉旨回家祭祖。
             左右,叮咛外厢开道。
(四青袍、许仕林同下。)
第二场
(塔神上。)
塔神   (念)     力大无穷顶砚台,玉帝符旨把某差。
     (白)     我乃塔神是也,奉了玉帝符旨,在此看守雷峰塔。难免在此服侍。
(四青袍同上,同挖门,许仕林上,拈香。)
许仕林  (三叫头)   母亲!老娘!娘亲!
     (二黄导板)  见此塔不由人双泪落定,
     (二黄摇板)  怎不叫儿痛在心。
     (哭板)    哭一声老娘亲不能相见,
             儿的娘吓……
(许仕林躺下,四青袍同下。)
塔神   (白)     白氏仙姑,你儿前来祭拜于你,快些走动。
白素贞  (内二黄导板) 在塔中思娇儿珠泪滚滚,
(白素贞上。)
白素贞  (白)     苦哇……
     (二黄摇板)  又听得揭谛神呼喊一声。
             我这儿向前去开言便问,
             问尊神呼喊我所为何情?
塔神   (白)     你儿许仕林,前来祭拜于你。
白素贞  (白)     可容我母子相见?
塔神   (白)     容你母子相见。
白素贞  (白)     有劳了!
(塔神下。)
白素贞  (二黄摇板)  传闻是小孩儿前来祭拜,
             不由我一阵阵泪洒胸前。
             我这儿向前来用目观看,
             又只见小娇儿倒在塔前。
     (白)     我儿醒来……
许仕林  (二黄导板)  耳边厢又听得有人唤声,
     (二黄摇板)  匆促上前开言问:
             今天下官来到此,
             你是何人叫仕林?
白素贞  (二黄摇板)  我的儿你不必将娘来问,
             我便是在塔中遭受痛苦的娘亲。
许仕林  (二黄摇板)  传闻母亲到降临,
             怎不叫儿痛在心!
             走上前来忙跪定,
             逐个从头说儿听。
白素贞  (白)     我儿免礼平身。
许仕林  (白)     谢母亲。
白素贞  (白)     那旁有块顽石,我儿坐下。
             儿吓!哪里来的一身荣耀?
(许仕林坐。)
许仕林  (白)     孩儿得中头名状元,故而这身荣耀。
白素贞  (白)     儿就该奏明圣上,解救为娘,才是道理。
许仕林  (白)     孩儿上殿连奏数本,圣上禁绝也是徒然。
白素贞  (白)     这也是为娘命该如此。
许仕林  (白)     嗳,母亲,将当年遭受痛苦之事,说与孩儿知道。
白素贞  (白)     我儿坐在一旁,听为娘将遭受痛苦之事,说与我儿知道。
     (反二黄慢板) 未开言不由人珠泪双流,
             叫一声仕林儿细听从头:
             黑风仙他本是为娘道友,
             劝为娘勤修炼自有出面。
             峨眉山同修道千年已久,
             悔不应贪红尘始下山头。
             在西湖遇儿父初瞻山斗,
             借雨伞结丝罗我把他赘。
             都只为端午日同饮药酒,
             是为娘显法身惹下忧虑。
             在床前将儿父魂灵嚇走,
             为娘的盗灵芝用尽心谋。
             儿的父上金山烧香行走,
             又谁知那秃驴洩漏策略。
             那法海他那里早已算就,
             现神通用神通欲把娘收。
             实盼望遇儿父海枯石烂,
             实盼望遇儿父到老白头。
             又谁知儿的父毁谤听就,
             相信了那法海一片奸谋。
             为娘的我也曾水内职斗,
             为娘的悔不应水漫山头。
             到后来与儿父断桥又会,
             为娘的与儿父再转杭州。
             为娘的产我儿只得满月,
             决然父将为娘就塔内押收!
             希望得儿夫妻海枯石烂,海枯石烂,
             我的儿吓……
             希望得儿夫妻到老百头。
             切莫学儿的父心如禽兽,
             切莫学儿的父无义无情!
塔神   (内白)    白氏仙姑回避了!
白素贞  (反二黄慢板) 母子们才相逢就要分手,
             揭谛神呼喊我哪得容留。
     (叫头)    我儿!
许仕林  (叫头)    母亲!
白素贞  (叫头)    仕林!
许仕林  (叫头)    亲娘!
白素贞  (叫头)    我的儿吓……
(白素贞下。)
许仕林  (叫头)    老娘亲吓!
(许仕林带马,下。)
(全剧完)

上一篇:【上海】笑乐汇四周年庆典
下一篇:【上海】金岩领衔主演《神话镇》系列 站逗的芳华品欢相声会馆十周年特别专场

微信号
移动站
企业QQ
微博